干电池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干电池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未来能源蓝图中煤炭替代石油战略浮出水面51搜

发布时间:2019-10-18 16:26:53 阅读: 来源:干电池厂家

未来能源蓝图中"煤炭替代石油"战略浮出水面

生意社09月18日讯

上周,国际油价创下超过80美元一桶的新纪录。今年上半年我国进口石油9959万吨,再创历史新高,有专家估计我国石油对外依存度已达48%。还有专家预测,按照目前的供需格局,到2030年我国石油的对外依存度将达到68%。 这使得“煤炭替代石油”战略的最新进展,在首届中国(太原)国际煤炭与能源新产业博览会上成为最热的话题。记者从对高层官员、科学家和企业家的采访中,明显感觉到未来中国能源蓝图中“煤炭替代石油”战略已经浮出水面。煤炭代替石油:技术不成为障碍 中国煤科院煤化工分院院长杜铭华预测,到2020年我国将形成5000万吨的煤制油生产能力,总投资约4000亿元,可大力支持我国国民经济对油品的需求。 中国最大的煤炭企业神华集团透露,该集团建设的世界上第一条煤直接液化工业生产线将于明年投产。这个“煤变油”示范工厂的运行状况,将关系到中国自主研发的煤直接液化技术是否成熟,以及进一步产业化的前景。 神华集团与中国煤科院北京煤化所共同开发并具有我国自主知识产权的“中国神华煤直接液化工艺”的大型工程,2004年8月开工建设,最终规模为年产油品500万吨。一期工程为年产油品300万吨。由于煤直接液化制油品在当前世界上还没有工业化装置,神华集团为稳妥计,先建一条年产100万吨油品的生产线。两台内径为4.8米的浆态床反应器,采用中国化的工艺,在催化剂作用下,加入氢气将油煤浆中的煤直接合成油品。 “神华煤制油”采用我国自主开发的工艺,基础设计由国外有经验的工程公司承担。专家估计,全世界第一套新装置估计需要一年多时间的磨合期,但不会有颠覆性的风险。这一工程不仅取得了我国自主开发技术先进的煤炭直接液化工业化成果,并且具有投资省、消耗低的特点。在工程建设上,在我国首次实现了现场建设设备制造分厂,将两台各重2200吨的浆态床反应器及大型煤气化炉组装成功,交付建设,降低建设投资的经验,突破了在我国内地建厂,设备直径一般不能超过4米的限制。 我国知名化工工程专家伍宏业说,这个工程投产成功后,可以算得上高技术、高起点、大型化开发拥有我国自主知识产权工业化成果的一个范例。 神华的煤炭直接液化技术能否成功一直牵动人心。神华集团负责人透露,目前已经完成了三次长周期运行,进入第四次运行试验。化工行业权威资料也表明,神华煤制油的转化率超过91%,主要技术经济指标均达设计值。 煤间接液化制油品技术在国际上早已开发成功,但技术转让条件苛刻,费用要求很高。因而中科院山西煤化所及兖矿集团承担工业化开发工作。山西煤化所及兖矿集团均已分别完成了年产间接液化油品700吨及5000吨的低温煤浆态床F-T合成中间试验,取得完整的成果。山西煤化所技术已开始在山西潞安矿务局及内蒙伊泰集团建设间接合成油品的工业示范装置,预期2007年投产。这些工厂均有条件迅速扩大间接合成油品的生产规模。 海内外关注:石油代替战略成为能源投资“蓝海” 我国北方从山西、内蒙古一直向西延伸至宁夏、陕西、新疆等省份,是世界上煤炭蕴藏量最为丰富的地区之一。目前这里正孕育一批世界级的煤化工企业,生产以煤为原料的液体燃料和化工材料,从而谋求在将来的能源格局中占有一席之地,开拓不具有竞争性的战略性“蓝海”同时,我国政府也希望煤制油和其他煤化工产品可以部分代替石油,缓解未来石油依赖进口的压力。 在首届中国(太原)国际煤炭与能源新产业博览会上,拥有全球领先煤间接液化技术的南非沙索公司,也正与神华一道,为在宁夏东部和陕西榆林建设两家煤制油工厂而进行可行性研究。沙索中国执行副总裁陈黎明在煤博会上说,如果顺利地话,这两家示范工厂可能在2014年建成,规模为日产8万桶油。 除煤制油项目外,世界上第一个以煤为原料生产聚丙烯的大型煤化工项目——神华宁煤集团煤基烯烃也正在宁夏加紧建设。该项目年产中间产品甲醇167万吨,最终产品聚丙烯50万吨,此外还有汽油、硫磺等副产品。 根据国家有关领导的表述,我国煤化工产业的重点是发展车用燃料和替代石油化工产品,做好煤炭液化,煤制甲醇、二甲醚、烯烃和煤基多联产技术的试验示范和开发利用。 伴随经济持续强劲增长,我国石油进口量不断攀升,这在国内引发了对石油安全的担心,也在国际上刺激了一些国家敏感的神经。“缺油少气、煤炭丰富。”我国石油开采量只有20多年(世界平均为42年),但煤炭仍可开采150至200年。我国能源赋存的特点决定了将煤炭液化作为运输燃料和化工原料的制备技术是必然选择。 “在目前高油价的背景下发展煤制油在经济上是可行的,”神华集团煤制油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张玉卓说,“‘富煤贫油’的能源结构以及相对低廉的煤价是我国煤制油发展的主要动力。” 煤化工给中国煤炭工业带来了新的发展方向,那些拥有煤炭资源的省份都对发展煤化工表现出浓厚兴趣,“煤化工热”已经出现。 但专家警告说,煤制油品、烯烃尚处于工业化试验和示范阶段,且单个工厂的投资多达上百亿元,一些地区纷纷规划上项目,潜藏着巨大的投资风险。 “中国建设煤直接和间接液化项目还需要经过工业放大过程和示范试验,且项目投资巨大,存在一定的风险,需要企业有足够的抗风险能力。”张玉卓说。 产业政策:积极推进审慎操作 据测算,世界油价每涨一美元,中国的GDP可能损失0.06个百分点。尽管石油代替战略如此急迫,但目前我国政府的态度仍然是“积极推进,审慎操作。” 中科院山西煤化所赵亮富博士分析说,煤制油技术对中国来说更像是能源战略技术储备,一旦未来国际上发生不测或油价猛涨,石油进口出现困难时,可以大规模地工业化生产。 我国政府于去年下半年专门出台文件为煤化工热“降温”,提出稳步发展煤制油品、甲醇、二甲醚、烯烃等石油替代产品,煤炭液化尚处于示范阶段,建议在取得成功后再推广。 今年1月公布的中国煤炭工业发展“十一五”规划指出,2010年前主要完成煤炭液化、煤制烯烃的工业化示范,为后10年产业化发展奠定基础。 沙索中国执行副总裁陈黎明说:“煤制油在中国有光明的前景,中国政府的审慎态度和循序渐进的做法,有利于整个煤炭化工业的长期发展。”

滤水管厂家

直缝钢管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