干电池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干电池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年少时彷徨无措的爱恋无处安放[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5 21:47:11 阅读: 来源:干电池厂家

我一直记得,在很久以前,我喜欢过一个男孩。

那年,我刚刚十五岁。

在十五岁的花季里遇到了他,我不知道该怎么描述当时的感觉,只知道,从和他对上视线的那一刻起,我就已经沦陷进去了,就像一个无止境的深渊。

从一开始,老天就跟我开了一个很大的玩笑,把我们的命运绑在了一起,把他和我安排在了一起。入学的第一天,他就坐在我了的前面,开始了三年的纠缠。

“你要吃糖吗?”他第一次和我说话的时候,手里拿着一盒彩虹糖,转过大半个身子。我错愕的样子一下子就映进这个大男孩的眸子,那里深邃得就像星空一样,让人沉迷。

那一日,清风摇曳,窗外的树叶染成了一片绿色的世界。

随着时间的流逝,他在我心里成了一片抹不去的云彩,我开始默默关注和他有关的一切,他喜欢的球星,他喜欢的节目,他喜欢的零食……

甚至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我开始在意他的目光,在意他在篮球场上挥洒汗水的情景。开始在上课的时候,趴在桌子上呆呆地看着他的背影发呆。

我喜欢他,这是从未有过的感觉。老天似乎很清楚我的心思,连续五次变换座位,从教室的这一头,换到教室的那一头,换了身边所有人,可我和他的位置一点都没有变,他仍旧坐在我的前面,仍旧住在我心里那个隐秘的地方。

我知道我不可以有这种心思,父母把他们这辈子所有的期望都寄托在我身上,我应该忽略路上所有的风景一直走下去,一直走到尽头。可我完全控制不了心里的那个魔鬼,我已经完全沦陷了。

那年夏天的夜是那么缥缈,天空的星星就像是浸在水里,一丛丛芦苇随风微微摇曳,白色的柳絮上有晶莹的露珠在闪烁,好似少年盛开的心事,纷乱而又单纯。

就这样,在这种既挣扎又甜蜜的心理下,我煎熬地度过了三个学期。可是后来啊,也许是老天都觉得我不该喜欢他了,该收心了,于是,终于在最后一次换位中,分开了我和他——他在教室的那一头,而我在教室的这一头。

换位之前,我和他的关系从来都是不温不凉,就像单纯的同学,只是我暗恋他而已。可是在老师宣布这个消息时,我开始慌了,转头对同桌说着心里的担忧,其实不是担心换了同桌,而是担心再也不能待在他身边了。

“不想和你分开”这句话其实是对他说的,用余光瞥见,他也在和同桌诉说着不愿分离。那个时候,我多么希望他是对我说的。我似乎有那么一瞬间觉得,他在看着我,他也舍不得我,尽管可能,只是我的幻觉。

当老师宣布我们的位置时,我的心里闷闷的,好像很委屈,想哭,却不敢哭出来。那个时候,夜很静,窗外凉风习习,知了也停止了吵闹,寂寥无声。

后来,我慢慢地学会淡忘,开始逃避和他有关的一切,我不想再经历一次这种恐怖的彷徨。

渐渐地,开始演变成避之如蛇蝎,尽管心里极想引起他的注意,但我却从不主动和他说话。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发展成这种样子。我总是在想,如果当初我对他的心思,能像对其他男生一样,是不是就不会走到今天这一步了。

我以为我的心已经淡忘了这一份感情,可我没想到,它还会因为他而没有规律地颤动。

当他坐在我身边时,我的心就再也静不下来,就连最简单的证三角形全等也找不齐条件。虽然我知道,他来找的是另一个女孩。当他与我擦肩而过时,我总会不自觉地把目光往他身上投,不自觉地想引起他的注意,却又总是唯唯诺诺退在一旁,唯恐别人察觉我的内心,虽然我知道他不过是路过,而我只是一个路人。

我喜欢他,不是朋友的喜欢,而是想携手与共的喜欢,那么卑微,那么渺小,却又那么执着。

偶然从朋友口中得知他的生日,在那天的前一晚,我独自一人跑完城里所有的小店,只是为了给他找一份独一无二的生日礼物。懦弱的我第一次鼓起勇气,想着他生日那天晚上,该怎么把他约出来,该和他说什么,以及我该以什么样子出现在他面前。

可是真的到了那天晚上,我却什么都没有做,只是简单地给他发了一条信息:生日快乐。

那天夜里,我坐在窗前静静地望着亲手挑的礼物发呆,直到很晚,倦了,倒头就睡,一夜无梦。

从那以后,我变得越来越沉默,我没有告诉任何人,那天夜里我到底哭了多久。因为我一直在告诉自己,早就应该习惯一个人穿过黑暗,他只不过是黑暗中的一点光亮,转瞬即逝。我们就像两条平行线,意料之外地相交了,却又意料之中地分开了,只给彼此一个落寞的支点。

可我知道,我一直都喜欢着他,一直一直,从未变过。我以为我会把这份爱恋一直埋在心里,一直到地老天荒。

直到那天,天空飘着淡淡的灰,空气里浮着浅浅的草香,我突然发现夹在词典里的一张纸条,上面写着:我喜欢你,你要快乐啊。

仅一眼就看得出,那是我暗恋了两年的人的字迹,扭头望向他的位置,却只有那张空落落的桌子。我等了两节课,可它的主人还是没有出现。

我有些莫名的慌张,着急地询问他的踪迹,却听到有人说:“你不知道吗?他转学了,昨天晚自修办的手续,他要和他父母去另一个城市了,离这里好像还很远……”

难道连见最后一面都不行吗?

一颗心被揪得好痛好痛,眼眶里的泪模糊了我的双眼,好像连窗外的阳光都暗淡了。

天空浅浅的灰,窗外的柳树像病了一样,叶子挂着层灰在枝上打着卷。

直到现在我也一直在想,如果我们从未接触过,也一直没有任何交集,是不是就不会心痛了。

在书上看到一句话,用来描述我对他的感觉也许再合适不过了:你应该是一场梦,而我应该是一阵风。

推荐您阅读更多有关于“故事会民间鬼故事短篇鬼故事”的文章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