干电池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干电池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阴阳先生回忆录之神丐传奇[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5 19:56:30 阅读: 来源:干电池厂家

最近比较忙,好久没写东西了,今天在街上看到了一个残疾人乞讨者。

突然想起了那位可能已故的老友,我不知道他叫什么,只是随很多人一样叫他,神丐。

神丐不是因为是乞丐才叫他神丐的,那是因为他的能力,我们叫做拘魂术,就是可以随意的把人的魂魄拘束过来,不论多远,那收魂压惊就自不必说了,他从没有说过自己有多么神,只是抽着烟,然后深邃的看着天空发呆,虽是乞丐,他却衣衫干净,因为他隔段时间就会洗衣,他帮的人很多,在我们那里,好多人愿意叫他写字写门联,因为字也好,麦收帮人收麦子,秋收帮人打枣,然后砍玉米秸秆,一天五到十块,虽然是二十年前,那也不算高。

我曾经多次问过神丐从哪里来,但是他从没有正面回答我,我问他神通从那里学来的,他反问我你的呢能力从那来的,我说可能是娘胎吧,他笑笑说,那我也差不多。我问他你有这样的能力为什么不去赚钱,反而要做个生活在异地农村的乞丐呢?神丐站起身摇摇头,后背着手,走回他的破屋,这就是他的沉默。这个人你们可以去我们河北沧州盐山县韩集镇小李村去打听,他在那里待了十年。而叫所有人刮目相看的事情就是他沉默的原因,观人之寿,看到生死。

人总有死的那一天,可我们却不知道为什么要来呢?破房前神丐问我,我无言以对。我说我还小吧,他站起身来带我去了南面的漳卫新河,走上大堤告诉我说你看看,这是某某家的孩子,准是吓掉魂了,来吧。他单手一掏接着说,一会你娘一定会来找你。然后继续抽着烟袋往前走。我说你怎么能看到,而我却什么也看不到,他呵呵一笑道,早晚而已。走了一会,然后回转回家,这个时候,有个妇女已经在那焦急等待,见他回去说老叔孩子可能掉魂了,能不能看看去。他笑笑说,过来手捧着吧,回去放到身上就好。就这样就把手里的魂似乎放了过去,然后女人走了,我不相信,跟过去看了门户,然后一个小时后再去,那家孩子已经在院子里玩耍了。

我说你为什么不要她钱呢?他说不值得,好人记恩情,然后没有小半天那个妇女就给他送来了一点玉米面和几个鸡蛋什么的,他欣然接受,没有说什么,或许这就是钱吧。我问你不是不要钱物吗?他说这是吃的,钱是没有办法比的。 这是第一件事情,我学到了感恩,你要去做每一件事情,别人若帮你请记住感恩,一个女人给你生儿育女要学会感恩她的疼痛和三年受的苦,要懂得感恩父母养育恩惠,感恩你的朋友存在,当然还有很多,这是值得去思考的,思考后默默忏悔,自身能量改变,运气回转。这是神丐告诉我的,我们在遇到这个小事后,半年后我目睹他 处理了一件事情,才叫我明白他为什么叫做神丐。

还记得九八年大洪水吗,中国那年几乎有河流的地方都会发水百年不遇,我刚刚说的漳卫新河就作为一条泄洪河存在,上游里下来的水里有死了家养动物的尸体,当然也有人的尸体屡见不鲜,那个时候,我说的小李村就在河岸边,就在尸体漂过来的三四天,村长里一个妇女三四天水米未进,不吃不喝也不睡,想尽了办法也无用,还输了液体补充营养,在哪个年代是非常奢侈的,因为穷啊,所以说问题很严重了。神丐听说了,带我去了那人家,她家就在河岸的旁边,很近很近,我们进了门一看,那家男主就问,老叔,孩他妈到底啥病啊您说。他点点头转身问我,你看出来了吗?我说鬼上身,是个淹死的水鬼。他点点头,上炕掀开炕一侧的炕席用手一指说,你看下面极潮说明是淹死的,这就是证据,我说那你看到了吗?他把席子盖上,点上烟袋说,我不会拿他怎么样,我能看到。然后紧接着就是和那鬼呆呆的对视,我险些认为他已经生魂脱体和人家谈判去了。后来他解释说,我得看看这个灵魂的底细,是哪里的,然后看看怎么送回原籍,再入十里轮回,淹死的人的魂一般要三年才能入轮回道的。

呆了一会他站起身子说,为了不伤害她本身和那个灵魂,因为都不是坏人,各有难处吧,叫孩子一直喊妈妈。那家人有两个孩子,大的十岁,二的六岁,都明白我们说什么,也很乖巧。这几天他们妈妈这样,他们也心焦的很。一听我们说的有效,就拼命的喊妈妈,喊了几十遍吧,孩子们都哭了,那女人似乎从梦中醒来一般,突然答应了一声,然后和孩子抱着哭了起来。原理简单,外来灵魂压制了本身的本体魂魄,似昏睡状态,没有什么感觉,一旦有外界刺激,特别是孩子的呼唤,强大的母爱会立刻激发她醒来,这就是母爱的力量,记住要孝敬父母,父母不易。这种方法就是利用这种力量,把外界灵魂挤出去的,就是因为侵身时间短,可以用,如果二周以上效果不大,这样做对灵魂磁场是没有什么伤害的,对本体也是危害极小的,这个方法后来我也常用过。

女人醒来,男人千恩万谢,他摆摆手说,去给你内人准备饭去吧,好几天没有吃喝一定饿坏了,记住清淡不能入荤腥。再然后他从女人的大椎穴位置摸了一下然后放在自己的褡裢里,带着我离开了,后来女人好了给他专门蒸了几次干粮作为答谢,他欣然接受。我们回到他的住处,他一直在抽烟,对我说,等晚上再说话,你先回去,然后我骑车回去,晚上去的时候,他已经准备了几样东西,尘土,蜡烛以及很多红线还有纸人等等,不一样的是,这些纸人都被涂成黑色的,这个得谅解,为什么去专门涂黑呢,因为那个时候黑纸几乎没有的。然后我说做这个干什么?他说,那个人淹死了,有些可怜,我想想办法,叫他直接轮回,不受三年苦业了。说着他在哪一点点用纸做出了一个牌楼,在上面写了三个字,但是我到现在也没有明白那三个字叫什么。

到了更晚的时候,他点燃蜡烛,然后将土放进蜡油里,蜡烛的火苗被压到最低,似乎没什么照明的效果了,然后用绳子套了一个圈在桌子上,打了一个活动结儿,能够来回收紧,准备好以后,他问我想不想看。我问这叫什么?他答说这是灵魂实体化,可以看到死人的魂魄交流。我心说,骗人的吧。他说,我不会骗你的,你等等。我可是心说啊,他居然知道,我汗都下来了。然后他拍了我大椎穴三下,叫我闭眼三秒然后睁开,结果我睁开就看见桌子上有个女的站在那里,是一个叫我感觉缩小版的女人,当然这就是我们知道的灵魂磁场。

其实我当时是懵逼的 具体也没有记住他当地问了她什么,大概是知道那个女的是山东商河那边的,因为水来突然冲下来的,然后流落到这里,赶上了前面那家人,合适的环境然后灵魂驻留了。女人边说边哭,说家里还有孩子和老人怎样,他不忍叫她不放心,用了一个方法把她还是送回了原来的家那边,我只记得他烧了那几个黑脸人,然后引着火烧了那个折出来的门房牌楼,然后只说了一句,世事无常人生多变,若不能阻止,还不如不知道自己的命运造化。我点头说是,这句话叫我刻骨铭心多年,因为看到的生死太多了,所以我极少去开卦了。再后来我也学到灵魂实体化的方法,其实就是一方面刺激人的视觉叫它增强到可以看到灵魂磁场演化的状态,然后造成视觉假象,灵魂则与其相应相成的出现,说白了,准确的说是真实的幻觉。

再后来,我长大一些就去了锦州,他也走了,听我父亲说,他是被一个青年人接走的,有的人说是他的儿子或者后人,也有人说是上面的人,那个时候正好零三年zf换届和非典,几个月后非典疫情结束传播。那也是我最后得到他的消息,到现在我也不知道他姓什么叫什么,也不知道从哪里来,只有印象里那个一头白发和一把山羊胡子,身上衣服破旧却干净的老头……

今天有个人加我QQ说是多年前被鬼上身一次,然后这几年一直不舒服,但是一直检查又没有问题,我问他是不是明确的被占据的那种鬼上身,他说不是,然后我们电话沟通了大概,听的我也毛骨悚然的感觉,其实我是个胆小的人,但是并不会影响我是一个处理灵异事情的人,就像我有个这行的朋友怕毛毛虫,非常非常的怕,而我惧怕老鼠,非常非常非常的怕。

接电话后他给我说了事情的过程,我听着大概是这样的。这个人是乌鲁木齐人,是一位搞美术的人,现在从事建筑的设计,四十多岁,离异人士,还有点小帅的感觉。他说他六年前的差不多这个季节,在本市和一个朋友谈事情,谈到很晚,因为明天还要汇合去办事,就没有打算回家,直接在附近找了个小旅馆住下,他开始发现这个旅馆的门上有张a3大小的黄纸,当时也没有在意,他因为是搞美术的,特意告诉我别看当时没有在意,但是他印象里应该是某种佛道的符咒才对。然后他进门,迎出来的是一个个子不高,穿着规矩,但是脸上看着奇怪的老头,他又说不能说是老头吧,反正感觉蛮大的那种,就是觉得奇怪,张嘴就说,都住满了,你要住我就快点给你开房。那人就是为了临时住一夜,然后就说开吧。老头就把他身份证拿走说,你要是上厕所就去地下室上,房间没有厕所,如果不上就去屋里待着,有什么事情叫我就行。然后老头就走了,他自己就去了地下室的厕所。

这个旅馆连地下室一层也是房间,就是那种半地上的那种房间,很多人都见过这种地下室,也可能有人没有见过,你们可以自己想象下。然后他就去了厕所,他出来的时候发现地下室一层的房间的门都是开着的,然后里面都是黑的,他借着楼道的光看了看,里面都没有人,很安静,也很干净,里面的物品应该是新换的,还纳闷那老头说怎么全住满了呢?他这个时候就摇摇头心说,可能是地下室很便宜,才想叫他开一楼贵一点的吧,然后就回到了一楼,这个时候他就在进门的吧台那等老头,大概有个十来分钟,老头来了,把身份证递给他说,早点休息,屋里都有热水可以饮用,然后又重复了一句,有事要叫他。然后就带着他走到一楼的中间位置,然后一指他的房间说,你住这间,然后就走到了对面房间里去,打开了电视看电视。这个哥们还问了一句,你就住对面啊。老头说,嗯,有事叫我。这是第三遍重复。我问这个男的说,你怎么会问他为什么住不住对面呢?男人停顿了一下说,当时没什么疑问,就是觉得按理来说,一个宾馆管理者不可能住在远离吧台的位置吧,除非他根本就不是管理者。我说是啊,叫他接着说。

他说他听完老头说完,没什么迟疑就关上了门,也打开了电视,那个时间是十二点刚刚过,乌鲁木齐的时间十二点还不算太晚,相当于咱们这里十点半左右,可是他发现他只能听见对面电视的声音和老头的打呼声,其他一点杂声也没有,按说要是有住客多少应该有点声响吧,他一想心说我去不能就我两个人吧。然后他索性不想了,一直看电视,到了两点左右的时候他开始有了困意。

但是这个时候,就在外面楼道里传来了跑步的声音。他仔细听了一会,是跑步的时间,但是听着又那么不协调,似乎是两个人的,然后从一楼到二楼然后又回来到地下室来来回回走了两个多小时,他也没有敢出去看,因为他开始害怕了。然后我就问他,你既然说是跑步,那若是不规则是不是那种噔噔声,是小的面积的硬物着地的声音呢?我们在聊天的过程中,我就这个问题确认了三次,他回想说可能是的。然后当他实在受不了的时候心说还不TMD停,这个时候那个声音竟然停了下来,紧接着他开始动不了身体,眼前黑暗看不到东西,出现了耳鸣的症状,持续了将近三四分钟的时间,然后就脱离了那个感觉,从这之后外面也安静了,一切归于平静,这种情况下他再也睡不着了。他当时的原话是这样说的:我是一个接受过高等教育的人,在这之前我绝对是无神论者,但是那一晚我的人生观被彻底颠覆了,接下来这六七年,我学了佛,但是也没有改变我从那之后留下的那种不适的感觉,去医院检查也没有效果,都说我没有病,可是就是觉得那里都不对劲,能不能帮帮我。我听完告诉他可以。然后叫他接着说后续。

他说第二天九点,他立马就去外面退房,按照他的说法,他能打开门走出去也是下了很大的勇气的,那一夜总之他的想象力差点把他逼疯,然后他出去后问老头说,你们这里晚上说怎么回事,半夜还有人跑步。老头回答说,额,你听到了啊。然后话锋又一转说,我们这里有个菜市场啊,半夜可能下班晚,来回吵的很吧,我少要你五块钱,没事就好。这男的接过老头的钱然后就离开了,在路上他还在想老头在回避什么呢?然后吃过早点和他朋友办事去,回来的路上,和他朋友说了这个事情,然后他朋友和他又回到了这个宾馆,结果大门已经锁了没有人了。从外面看去,一个人也没有的,两人面面相觑,男人对他朋友说,奇怪了,他为什么说住满了,明明还有空房间,而去我进去他就直接锁了门,去地下室都是空的,然后他一指地下室的窗户说,咦,窗户全部用黑纸封死了,二楼一楼都是这样。然后两个人转悠半天也没有头绪,问了小区里的住户人家回答他说几星期前这个旅馆就停业了,这个哥们就彻底傻了。当然他当时也没什么损伤,就是害怕了几天后,也就没怎么多想,后来发现自己老是心脏和身体的各个脏器别扭难受,所以跑遍了所有大医院都说没有病,然后就按虚病看,也没什么疗效,但是大多数听过他描述的人都有一个观点,那个老头不是管理者,而是处理事情的人,我的观点也是.。

下面就是我给他的分析了,因为不能马上去现场看,我说的现在仅作推测,第一个老头是处理灵异事情的,因为他安排男人住在他的对面,本来这个宾馆不应该放人进来住的,明眼人一看不亮灯那么多房间一定是没有人住,就会自行离开,结果这个哥们进去,既然不能说就放他进去了,说住满了的原因是说不能叫他自选房间,只能老头去安排,这样他就顺理成章可以保全他了。为什么不拒之门外,说真的我觉得是不破坏已经安排好的格局,保险起见。然后他住进去半夜听到的应该是三四十公分高的高跷走路的声音,所以说我一直确认了三四次 然后不规则是因为是两个人的频率,也就是说,在那个旅馆里,至少加上男人有三个人以上了。而如果是捉鬼的情况是成立(是捉鬼我确认无疑,但是我还得假设),那他们就是踩得高跷,我知道在北方内蒙古东北一代萨满文化里,有一种捉小鬼,就是十二岁以内去的小娃娃的灵魂是靠这种方法的,因为孩子小,灵魂干净难以主动消祢和拘束,所以用高跷的点地声去追赶然后拘禁起来弄走,我在长春出差还见过一次,那个萨满法师还告诉我,用这种方法的时候很少,但是我觉得应该是去捉小孩子魂魄的情况极少的,才很少用,那这个男人听到就是这个过程。当这个仪式结束的时候,灵魂已经快要被拘禁起来,也就是回到了对面的房间,灵魂磁场遭到压制到一定地方,她一定会波及周围生气磁场,也就是活人的魂魄,这样男人的魂魄就在旁边遭到了拉拽,身体动不了,意识清楚 然后如过电的感觉耳鸣的声音也存在。最后他恢复过来无碍,但是后期他的身体的反应,我觉得是在他魂魄被拉拽后,丢失了一个魄导致的,魂主智力和情感什么的,而魄恰恰是身体内脏器气场和外界磁场沟通的一个调节点,这里缺失,脏器不适,也就顺理成章了。

我和他说完,又解释了一番原因和道法自然的真相,他表示认同,我答应今晚给他压制一下试试,如果可以有感觉,我决定去一趟新疆给他处理一下,好叫他过好以后的生活。

推荐您阅读更多有关于“灵异鬼故事”的文章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