干电池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干电池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永宁街续3枉死诅咒上[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6 00:55:45 阅读: 来源:干电池厂家

我呆呆的望着不停震动的手机,这个早已经被遗忘在电话号码薄里的手机号,此时却突兀的响了起来。  是肥鸡!他不是上次从云南回来就带着那个奇怪的女孩失踪了吗?现在怎么能联系到我?深吸了一口气,望着手里还在震动的手机,我赶忙接了起来。“……喂?”我迟疑了一下,轻声问道,自己都听出了声音里的颤抖。“喂啊,磊子,是我!”听到对面浑厚熟悉的声音,我完全确定了,确实是肥鸡!“你,你怎么突然就回来了?你不是……。”确定了就是他之后,我顿时激动起来,胡乱的抹了一把脸急促的问道。“我就在你那什么鸟事务所呢,白大小姐可是等的很着急了,你回来我跟你说。”肥鸡的声音显得很激昂,好像很高兴的样子。“行,你等着我。”肥鸡能回来确实是一件值得人高兴的事情。  回去的时候自然是急赶慢赶,但身上一层湿乎乎的粘液,早晨的风一吹简直是要人命。 永宁街虽然大多数人都搬走了,可一些念旧的老人还是留了下来,虽然不多,但一些大叔大妈早上晨练看到我的“行为艺术”,大都是停下三三两两的对我指点起来。不过我并不在意这些,因为肥鸡的归来又让我的心情好了不少,即使被那个诡异的蜗牛带来的心有余悸都已经消失了。  当我瑟瑟发抖到了“xx事务所”的门口时,肥鸡和白乐已经等在了那里。“我靠……你这是搞哪一出?”肥鸡愣了半天,才喃喃的说出这句话,“好了,先进来吧,换身衣服。”白乐只是关心的看着我,温柔地说道。看看,看看,这就是差距,果然还是女朋友关心自己啊。  转身的时候我才发现,肥鸡的旁边还有一个女孩子,只是刚才被他肥硕的身体给挡住了。 看着她用手指绞着衣角低头害羞的样子挨在肥鸡身边,我恍然大悟,有些暧昧的瞥着他进屋去了。  “我说肥鸡,你带回来的这是谁啊?”我洗完澡从楼上下来擦着头发暧昧的笑道。“日……!你这个样子可真贱,她你又不是不认识,我回来她不跟着我谁跟着我啊?”说着这大胖子就贱笑着握住了旁边女孩的手,脸这一笑都挤到了一起,特像天津狗不理包子,还是褶特多的那种!“我认识?……”我擦头发的手一下子顿住,望着这个害羞的女孩,虽然很漂亮,我也有一般看到美女就过目不忘的本领,但我很确定,真的没有见过她……等等,我忽然想起,上次去云南救白玥的时候,肥鸡救下的那个和白玥同样被选为祭品祭奠的女孩。“难道……你就是那个在独龙江……。”我指着她半天说不出话了。“你好,姐姐你好。”这时她才有些拘谨的站起来,脸通红的对着我和白乐鞠了个躬。怎么搞的和日本姑娘似的?“我叫卓馨。”说完,她又害羞的低着头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你行啊,怪不得当时你就直接走了呢!”我调笑着他,心情好了不少。“哪能!我走的原因是因为害怕那山里的人找小馨的麻烦,当然,最重要的一点还是……咱们的小花大人都被你泡到手了,把她留在你身边,我可是一点都没安全感啊!”肥鸡的夸张的叫道。“什么泡到手?”白乐却不乐意了,瞪着眼气呼呼的看着他,却并没否认和我的关系。  肥鸡吓得连连赔不是, 好半天白乐才轻哼一声拉着卓馨去一边说悄悄话去了。“我说你可真厉害,这么火的校花大人对你都服服帖帖的。”说着肥鸡给我竖起了大拇指。“对了,这么久没有回来,永宁街这里怎么变化这么大啊?”我苦笑一声。“你走之后,这里还真发生了不少的事情……。”  静静的听我讲完所有的事情,肥鸡露出了少见的严肃,他叹了口气。掏出烟来扔给我了一支“ 车到山前必有路,你也不要太担心了,跟你说,小馨在云南,有些苗人的东西……或许能帮白玥妹妹也说不定。”我接过烟却迟迟没有点上,把曾经不愿意面对的回忆,已经快要愈合的伤疤又重新揭开,心里真的挺不是滋味。  就在我们陷入短暂的沉默之后,一阵警车鸣笛的声音急促的响起,估计又出现什么大事件,而且声音迅速的由远而近,可想而知这车速有多么的快。“砰!”还没等我反应过来,门却被猛地推开了,铝合金的门装顿时一阵怪异的撕拉声。我正要发火,可看清来人后,却愣了一下。这不是梁天那家伙吗?!   这家伙不是自从永宁街的暴乱之后就去了北京吗?怎么又匆匆忙忙的回来了?“你怎么来了?”白乐和卓馨都被吓了一跳,白乐掐着腰语气不善的质问起来,看来她的温柔只是对我一个人的。 梁天喘着粗气进门,拿起茶几旁边的一杯水猛灌了下去。“我说……这次可是大事件……。”他喘了半天直到白乐快要忍不住道爆发的边缘时,才断断续续的说出来。“这跟我有什么关系?这里发生的事情哪一件捅出去不得轰动了?”我翻翻白眼,毫不在乎的把手里的烟夹到了耳边。“真的大事情,哥们你可得帮我啊!”梁天忽然挨了过来,一脸掐媚的说道“这次真的跟以前不一样,出事的人跟上边局里有关系,我在北京周旋了这么多天才把这活揽到身上,要是办成了,肯定是个一等功,我可就指着这个跟我家老爷子叫板呢!”“……你不知道什么情况都敢往自己身上揽?办成了还好说,万一搞砸了你还不是惹了一身骚?!”我有些无语的看着他,怎么一段时间不见,这家伙的智商越来越低了呢?“所以啊,我这不就来找你了吗,凭咱俩以前合作的默契,这次肯定是手到擒来,而且你也不用担心,看样子只是普通的杀人案,出事的地点也不在永宁街这里,要是时间充足我倒也可以慢慢调查,但问题就在上面给的时间太短,就四天时间。”“你就不能动动关系拖延一段时间?哪次跟你有关系的是好事儿了?这次我可真是爱莫能助了,实在不行您去找找福尔摩斯,柯南什么的。”我耸耸肩膀,一脸的无辜。开玩笑,这可是命案,一点好处都没有还可能背上一身的罪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肯定没人会干。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